这些屏风上的小配饰是广东最早的“失蜡法”铸件吗?

今天的人,对家居环境越来越注重。从一座屋子的布局、组织、装饰,可以大致推测家主人的日子习惯、爱好喜好。古人在日子中,当然也有类似的当心思。因为时代不同,古人关于安置屋子的 考究 也更多些,大到屋子的选向结构,小到一个屏风的底座,无不透着主人的日子格谐和档次。

西汉南越王中,保藏着一批西汉时期的青铜构件,有的是屏风的座脚,有的是顶饰。它们来自2000多年前的南越国王宫,是当时宫殿日子的见证。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

卷曲的龙蛇

构成绮丽的越风

这批南越王宫旧时的王家用品,虽然通过了漫长的岁月,呈现在面前时,仍让人感到强烈的震撼。因为它们不只制造精巧,并且想象力特别绮丽,很容易触动观者的心里。

著名考古学家黄展岳先生指出,南越国的青铜构件和配饰,大多发现于南越王墓和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主要用于漆木屏风、漆卮、漆博局、漆案、玉杯等器物上, 这些器物的造型和它们的铜配件,与华夏所见没有差异。唯有屏风的铜配件具有稠密的当地色彩。

黄展岳指出,南越王墓出土的 屏风顶上的朱雀雕饰、卵圆形的兽面雕饰,以及两翼障下面的蟠龙形雕座,均属首见,可谓南越国漆木匠艺和铸铜技能水平的代表作 。

铜朱雀顶饰通高26.4厘米,双翅距宽24.5厘米。朱雀是汉代主管南边之神,是想象中的动物。朱雀昂首展翅,站在方座上,脖子、身体、双翅刻满了羽毛纹饰。方座四面装饰着火焰形纹饰,是一尊火中的神兽形象,栩栩如生。顶饰是屏风横梁上的装饰物,按南越王博物馆馆方的说法,出土时共有五件,都是青铜铸造,遍体鎏金。其间有两件朱雀顶饰,三件兽首顶饰。在朱雀头顶和兽头上都有一个圆管,可能是用来插羽毛的。

人操蛇托座是屏风下面的折叠构件,青铜铸造,遍体鎏金,出土共有两件。托座分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是一个直角形的构件,用来套合屏风。下半部分是一个越族大力士抓住五条蛇的形象,力士两眼圆瞪,眼球外突,鼻短而高,口衔一条两头蛇,身着短袖上衣,下体着露膝短裤,赤着双脚,双手抓蛇,双腿夹蛇,四蛇彼此缠绕,向左右延伸。外连一组云纹。蟠龙托座是屏风下面的构件,蟠龙托座由一条龙、两条蛇、三只青蛙组成,龙的四只足踩在一个由两条蛇组成的支座之上,支座为双蛇合体,蛇身各卷缠一只青蛙,龙的四肢轻轻下蹲,一只青蛙伏在龙口之中,前肢抓住龙口的边缘,神态安稳。

专家们指出,南边多蛇,古代越人有抓蛇、食蛇并以蛇为图腾的习俗,越人操蛇标志着祛邪避恶。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大门石墙上的两组大型浮雕的主题就是操蛇的男女越神,体现出南边越文化的特色。